全球數位貨幣戰爭的三個戰線

Jeremy Allaire 是全球金融服務公司 Circle 的聯合創辦人,該公司為個人,機構和企業家提供了使用開放式加密技術建立業務,投資和籌集資金的平台。以下是他對於近期各國所傳出的國家數位貨幣看法。

在過去的幾個月裡,隨著主要的全球技術和國家推動數位貨幣計劃的發展,加密貨幣領域帶來了引人注目的新技術,以及帶動了市場和監管方面的發展。

這些新舉措正迫使全球各地的領導者詢問數位貨幣在未來十年中將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並且是否最終會引發更廣泛的政治和經濟格局的變化,導致在未來國際貨幣系統的重塑。

迅速的變化使世界各地的監管機構都在努力應對一種新型的經濟體系,這個經濟體系則開始反映出開放、全球和互聯的連接。Allaire 表示:

這些變化的發生仰賴於公共區塊鏈基礎設施上的快速發展,例如以太坊,它允許市場參與者發行代表法定貨幣和其他金融資產的加密貨幣代幣。

他將能夠在此基礎架構上構建新的財務系統分為三類,並將其視為未來經濟的三個主要戰場

  • 開放式金融:

第一個代表的是原生國家生態系統參與者,包括 Circle 和 Coinbase,他們在公共區塊鏈之上構建了以法幣為後盾的穩定幣,例如美元代幣 ( USDC ) 。如分散的貸款和信貸市場,支付服務和貿易融資工具等更高層次的金融結構正在迅速發展,並有助於構成開放金融運動。

  • 政府的經營:

第二種方法最好地體現在中國即將推出的數位貨幣電子支付 ( DCEP ) 基礎結構中,該基礎結構旨在為人民幣數字貨幣版本建立完全受控,集中化和許可的基礎結構。

儘管這種方法可能適合於中國的經濟和政治模式,但在開放的互聯網面前可能行不通,並且不太可能收到來自更廣泛的互聯網開發社區的熱烈響應。但政府的力量總是最為可觀的,因此我們絕對不能忽視。

  • 私人財團:

第三種方法以提議的 Libra 協會和其儲備貨幣為基礎,試圖建立一種頂級的合成全球數位貨幣。Facebook 的提案試圖為該經濟體系創建了一個集中、且經過許可的基礎架構。

世界觀

以上三種哪個才是我們真正需要的未來體系呢,我們可以試著做出反問:

首先,我們是否需要建立在公共互聯網上的開放式金融系統,讓價值能夠在強大的隱私保護下保持自由,輕鬆地轉移到世界任何地方,從而使人們和公司能夠通過公共區塊鏈實施代碼中的財務安排。簡而言之,我們是否需要建立在互聯網形象基礎上的全球金融體系?

再來,如果世界採用中國的方法,我們是否想要一個受到嚴格控制的新型金融體系,即是資金流向和訪問權都是集中化操之在主權手上,的確這樣的系統可以提高人民幣的效率和覆蓋全球。但是,這是否會反映出當今中國嚴密控制的互聯網,又是否能提供平等的條件給與中國進行交易的全球人士和公司?

最後,Facebook 提出的世界觀給出了一種新的全球金融體系的答案,該體系由世界上幾個最大的私營公司控制和運營。 Libra 的結構不是建立在現有的主權資金基礎上,而是尋求創造一種立足全球的新貨幣。而我們是否需要一個由少數私人公司控制的新的全球金融系統,並在其基礎設施上參與和創新呢?

不管答案是哪一個,現在的各國政府們,尤其是負責全球主要貿易貨幣的政府,必須努力應對具有全球互聯網覆蓋範圍的公共加密貨幣的創新。

他們面臨的選擇以及相關政策制定者最終做出的決定,將對我們未來的全球經濟體系產生巨大影響。同時,當各國政府一點一滴地,逐塊地研究和討論這些主題時,世界各地的技術創新者都在使用加密技術來重建全球經濟體系,這將會是人類創造力的奇蹟。

衍伸閱讀


立即加入獲得最完整的金融科技資訊、區塊鏈新知、業界實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