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加密交易陷入停滯,但投資者看到了機會

「一切都完了,散戶人數大幅減少。交易所面臨著巨大的困難,」KryptoSeoul 社區創始人 Erica Kang 說道。她表示交易者沒有套現的原因是他們承受不了這麼大的損失。「我甚至沒法跟散戶投資者提起幣價,因為他們賠了這麼多錢,已經氣壞了。」

在法幣市場上,韓元一度佔了上風,它曾經佔  35-40% 的以太交易,現在則佔總交易量的0.3%左右。韓元法幣現在僅僅被用於2%的比特幣交易,使其作為第四名遠遠落後於美元、日元和歐元。

1211文章後台用圖.png

Kang 認為,在韓國,當地一度對山寨幣有很高的需求,但後來卻賠了錢,從總體上來說這破壞了韓國的投資者對加密貨幣的興趣。自從全球加密寒冬橫行而韓國國內又加大監管力度來打壓套利和欺詐活動以來,韓國的交易活動已然大幅暴跌。區塊鏈加速器 Hashed 的合夥人 Ethan Kim 則表示,「自從 2017 年 9 月政府禁止ICO 以來,韓國公眾的注意力已經不在加密貨幣上了。」

11 月下旬,韓國主要交易所 Upbit 的一個熱錢包被盜並損失了價值4900萬美元的以太,當時韓國交易所就已經陷入了困境。但即使這個大事件也幾乎沒有影響到價格指針,儘管以太的交易量已經停滯不前了。Upbit 上的比特幣價格甚至在這次黑客事件後上漲了。隨著 Upbit 凍結其帳戶,禁止用戶存取款,該交易所上包括 Decentraland (MANA)在內的十幾種山寨幣交易都出現了激增,其價格在當時的意外事件後紛紛增長了一倍多。

「在黑客事件後,我以為比特幣會跌,但並沒有」,位於首爾的數字資產服務公司 Block Crafters 的商業開發合夥人 Joony Koo 提到。「從感情上來看,我不認為還有任何大的機會—不管怎麼說現在已經相當低了。」

1111.png

Upbit 上的 BTC/KRW 交易對

222.png

Upbit 上的 ETH/KRW 交易對

333.png

Upbit 上的 MANA/KRW 交易對

但是前景並非一片黑暗。韓國的區塊鏈投資者看到了更安靜的市場環境的好處。他們表示已經把版圖擴展到了海外,但是依舊看到了本地發展的潛力,尤其是在遊戲以及去中心化金融方面。

「幣價下行時期,項目往往會更合理」,Kim 表示。那些只關心如何哄抬幣價的項目會被洗出市場。「擁有更可靠的行業經歷的創始人開始進入加密行業,並非常認真地開發自己的項目。我認為這對整個生態系統而言是一個好的信號。」

與此同時,Koo 表示,目前他的公司只有在有需要的情況下才會幫助科技初創企業整合區塊鏈技術,而不是在所有的解決方案上都生搬硬套這項新技術。他補充稱,對於在 ICO 的潰敗中被殃及的項目投資人來說,現在主要的區別在於他們對於把錢投資到加密貨幣集資活動中會非常謹慎,因為這在韓國是違法的。相反,區塊鏈項目通過股權或者代幣私募籌集資金,其波動性會小很多。

Hashed 是韓國著名的區塊鏈加速器,將其最新投資重點放在了遊戲行業,Kim 表示,新公司在採用新的商業模型方面「很樂意冒險」。在 Kim看來,其投資組合公司  Crypto Sword&MagicEOS Racing 和  The Sandbox 正在使用區塊鏈來允許用戶在遊戲外交易貨幣和物品,從而使玩家在與他人交易方面擁有更大的自由。

與此同時,Koo 看到韓國交易者紛紛湧入迅速發展的去中心化金融大潮,其中,尤其是中日韓的項目,例如  HashQuark , Haru Bank 以及  HashPort,正在通過傳統金融工具的上鍊來啟動。去中心化金融讓選擇持幣的散戶投資者獲得了一個盈利的機會。在韓國,當地交易所  Hanbitco 提供了利息8-12%的投資選擇,據稱很快就被認購一空。

那些在牛市期間名噪一時的項目,例如 MediBloc 和 ICON(分別提供醫療數據平台和一個區塊鍊網絡),在市場盤整期間選擇了低調做事,穩中求進。ICON 的區塊鏈 Loop 在10月籌集了100億韓元( 840萬美元),用於其去中心化 ID 服務的商業化擴張,大型公司也同樣積極。10月,SK 電信、三星電子和新韓銀行之類的韓國移動運營商、智能手機製造商及金融企業合作開發了一款基於區塊鏈的去中心化ID服務,與此同時,新韓信用卡為其用戶推出了一個基於區塊鏈的支付系統

GroundX,Kakao 集團(韓國主要通訊軟件的開發商)的區塊鍊子公司,正在開發自己的區塊鏈,並與當地銀行和交易所建立合作。儘管 GroundX 的區塊鏈 Klaytn 還沒有完全部署停當,通過其初期的合作夥伴每天已經可以處理 50 萬到 70 萬筆交易。最近,幣安加入了該區塊鏈的治理委員會。據Kim 的說法,從6月主網上線以來,該網絡已經累積了300 萬賬戶地址。Hashed 為 Klaytn 提供建議並進行了投資。

由韓國電商巨頭 TMON 創始人 Daniel Shin 運營的 Terra 提供了一種基於算法的穩定幣,這個穩定幣可以被用於在 TMON 網址上以10%的折扣進行購買。這種激勵似乎正在奏效:其去中心化應用 CHAI 在最初四個月處理了價值5400萬美元的交易

儘管他們受到了一些批評,但這些公司已經達到了非常重要的里程碑。然而,作為本地行業中的全球性品牌,這些高調的項目也面對著必須繼續成功帶來的許多壓力。

政府推廣區塊鏈

韓國已經從法律上禁止了 ICO ,並對加密貨幣交易設置了嚴格的防護,例如限制一名用戶能夠擁有的賬戶數量,但政府同時也在積極地推廣區塊鏈技術,作為其推動新的經濟增長支柱的「第四產業革命」的一部分。Kim 認為新出台的更嚴格的加密貨幣交易所監管政策對於推動其合法性而言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韓國政府最近承諾從2021年起到2026年將為區塊鏈研發投入4500億韓元( 3.8億美元)。釜山市政府以及濟州島政府都已經建立了區塊鏈沙盒,允許企業在寬鬆的監管條件下進行試驗。

Koo 表示監管沙盒的條款梗概依舊相當模糊,但是「它是向前邁出的一步。人們所感受到的是,他們正在嘗試建立一個監管更寬鬆的環境,讓企業能夠試驗不同的東西」。

本文來自合作夥伴LONGHASH


立即加入獲得最完整的金融科技資訊、區塊鏈新知、業界實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