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業深度調整期:比特幣全網算力短期下跌礦機格局已有新變化

幣價和算力齊跌,市場上恐慌情緒瀰漫。比特幣還會繼續跌嗎?算力下降意味著礦業繁榮不再了嗎?從幣價和算力的相關關係來看,礦業現在處於什麼位置?未來將如何發展?

近期,比特幣幣價持續下跌,從左側上一個高點 8/6 的 12000 美元附近跌到近日 9/29 的 8100 美元左右,54 天跌幅約為 32.5%。另一方面,全網算力也出現短期下降。BitInfoCharts顯示,比特幣全網算力在 9/27 跌至低點,大約為 79.9EH/S,較 9/16 近期算力高點 99.1EH/S 下降了 19.3%。另據媒體報導,全網瞬時算力在 9/23 下跌至 67EH/S,最大跌幅約為 34%。

PAData Inghts:

  1. 目前的幣價下,已有2個型號的礦機虧損,但剩餘59個型號的礦機都在盈利,挖礦依然獲利可觀。
  2. 由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和億邦國際組成的“礦機三巨頭”格局已經有所鬆動,神馬礦機和芯動礦機盈利表現優異。
  3. 從比特幣過去十年的發展歷史看,比特幣挖礦已經大約形成一個為期3年的周期,由1年盈利期和2年調整期構成,目前比特幣挖礦已經處於調整期尾聲。
  4. 從周期內部看,今年4月初至7月初幣價漲幅明顯高於算力漲幅,形成一段小的盈利期。
  5. 從歷史範圍看,算力始終呈現上漲狀態,所以難度上調幾乎是必然的,市場不必過度解讀近期的難度上漲。
  6. 未來礦業的盈利會越來越困難,因為在新礦機算力大幅提高的情況,除非幣價出現2017年一般的巨大漲幅,否則盈利將歸屬於存量算力搏殺中的勝者。

礦機「三巨頭」有變化

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和億邦國際是礦機生產商中的“三巨頭”。去年,三家公司紛紛尋求港交所上市,雖然都以失敗告終,但從披露的業績報告來看,“三巨頭”在上一輪牛市中都獲利頗豐。但根據最新的礦機盈利能力排行榜來看,除了比特大陸的螞蟻礦機依然穩居前列以外,嘉楠耘智和億邦國際的礦機都已經跌出前十。

礦機盈利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礦機生廠商的研發創新能力,這對任何一家科技企業而言都是至關重要的。根據榜單的統計,當電費為 0.04 美元/度時,單台礦機單日淨收益最高的是比特微旗下的神馬M205 礦機,達到了約 7.88 美元。其次是比特大陸旗下的螞蟻 S17e,單台每日淨收益約為 7.60美元,國外礦機生產商 Bitfury 的 Tardis B8 也達到了單台每日淨收益 6.90 美元。

來源:魚池

單台每日淨收益最高的前 10 種礦機中,比特大陸依然表現最強勢,螞蟻礦機系列佔了 4 席,其次是比特微的神馬系列,佔了 3 席。另外,芯動科技、Bitfury 和 Strong U 各佔 1 席。但嘉楠耘智的阿瓦隆礦機和億邦國際的翼比特礦機都沒有進入盈利榜前 10。

從榜單的排行來看,“三巨頭”的格局已經鬆動,新的礦機生產商正在搶占市場。

按照目前的幣價,已有2台礦機開機就賠錢,分別是神馬 M3 和螞蟻 V9,每日每台淨收益分別為-0.06美元和-0.34美元,神馬 M3v2 也已經接近虧損,每日每台淨收益接近 0 美元。另外,翼比特 E9.3、螞蟻 S9、翼比特 E9i、阿瓦隆 A821、翼比特 E9.2、螞蟻 T9+、翼比特 E9+、阿瓦隆 A741 單台每日淨收益也都低於 1 美元。這 10 種型號的礦機是市場上盈利能力最差的。

來源:魚池

可以看到,目前市面上盈利能力最差的礦機主要來自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和億邦國際早期的礦機產品,這些礦機的算力大多低於 15T,也很有可能早已被礦工替換升級為新產品,實際市場佔有率可能極低。因此,按照當前的幣價水平,礦業仍然有利可圖,而且可能仍然很可觀。

礦業處於調整期尾聲

PAData 早前觀察比特幣礦業周期時發現,從比特幣幣價和算力過去十年來的關係看,礦業的發展具有 3年一輪的周期性規律,由 1 年左右的主盈利期和 2 年左右的調整期構

來源:魚池

主盈利期是指一段時間內算力的漲幅小於幣價的漲幅(上圖中藍色函數的斜率>紅色函數的斜率),挖礦獲得超額利潤的時期,反之,一段時間內算力的漲幅大於幣價的漲幅(上圖中藍色函數的斜率<紅色函數的斜率),則挖礦利潤下降屬於調整期。

從今年幣價與算力的增長關係來看,算力的漲幅明顯大於幣價的漲幅,仍處於 2018/1 月開始的調整期內,並沒有出現逆轉週期的特殊形勢。但按照歷史上 2 年左右的調整期來看,目前已經處於這輪調整期的尾聲階段。

如果縮小觀察的時間範圍,從本輪調整期內部來看,可以看到,在大的調整期內出現了小的盈利期。今年 4 月初至 7 月初,幣價快速上漲,漲幅超過同期的算力漲幅,形成了一段小的盈利期。但此後幣價負增長,算力從低點重回 96EH/S(9月27日),幣價的漲幅明顯小於算力的漲幅,礦業仍回到調整期。

頭部礦池 BTC.com 的 CEO 莊重早前接受 PANews 專訪時表示礦業表面上確實存在這樣的周期規律,但其背後的形成機制是十分複雜的,會受到礦機生產週期、芯片研發週期等其他外部環境的影響。

難度上漲是必然趨勢 

PAData 統計了本輪調整期內的難度調整次數,可以看到,只有 2018/12月出現單月內難度下調2次的情況,12 個月單月難度只有上調,大多數時間,單月內難度上調的次數也都多於下調的次數。

來源:魚池

難度上漲並不意味著幣價上漲,或者幣價上漲也不意味著難度上漲,根據 PAData 早前的統計,挖礦難度的變化與幣價之間並不存在統計相關(參考《誰在吹響牛市衝鋒號?》)。比如 2018/1月至4月,每個月難度都連續上調2-3次,但同期幣價已經從最高點開始下跌,此時難度仍然上調是因為 2017 年底幣價上漲時,大量算力進入的結果。與之類似的還有今年 8 月至 9 月挖礦難度連續上調 5 次的情況。

橡樹資本聯席董事長及創始人霍華德·馬克斯在《週期》這本著作中認為周期中一系列事件的發生具有因果關係。礦業周期中,幣價上漲——算力上升——難度上調構成了這樣一個因果連鎖反應。但觸發因果反應機制的過程有一定的滯後性。莊重此前在專訪中也表示從市場看到幣價上漲開始去挖礦,中間也是會有大概兩到三個月的時間偏差。

所以,市場無需過度解讀近期挖礦難度的連續上調,從歷史週期來看,這可能是本輪調整期中的短暫的小盈利期帶來的滯後效應。而且,新礦機的算力只會越來越高,比如 Bitfury Tardis B8 達到了 80T、神馬 M20S 達到了 68T、螞蟻 S17e 達到了 64T,新礦機投入使用的必然結果是全網算力上漲,從這個角度看,長期而言,難度持續上調幾乎是必然的趨勢。

(原文刊載至合作夥伴 PANews)


立即加入獲得最完整的金融科技資訊、區塊鏈新知、業界實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