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疲勞」來了?區塊鏈革命似乎陷入停滯

2019年,區塊鏈革命似乎陷入停滯了。

至少,那些應該知道的人是這麽說的。

全球型研究和谘詢公司 Gartner 最近的一份報告稱其為「區塊鏈疲勞(Blockchain Fatigue)」。其他權威人士也讚同這樣的觀點,即試運行已經失敗,很少有實現投產,區塊鏈很可能是一種邊緣技術。

供應鏈區塊鏈項目主要集中在驗證真實性、改善可追溯性和可見性以及改善交易信任方麵。Gartner 認為,由於技術不成熟、缺乏標準、過於雄心勃勃的應用範圍以及對區塊鏈誤解的綜合考慮,大多數項目仍是試點項目。到2023年,由於缺乏強大的用例,基於區塊鏈的供應鏈計劃中有90%將遭受「區塊鏈疲勞」。

從經驗上講,這種觀點是錯誤的。

我們的研究顯示,數百種生產係統正在十幾個行業中運行,其中大多數係統是基於 Ethereum、Hyperledger 或 Corda 平台,但其他平台也正在湧現。

全球貿易融資正轉向區塊鏈。TradeLens——IBM 和馬士基在航運方麵的聯合區塊鏈倡議——今年迎來了首輪新航運巨頭的到來;Everledger 正在努力通過微信應用程序消除鑽石進入中國產生的衝突;僅去年一年就籌集了100億美元的代幣融資已經擾亂了風投。

令人難以置信的數字貨幣和經濟包容計劃也在進行中。例如,印度的信實工業(Reliance Industries)宣布,其移動子公司 Jio 將把3億用戶變成全球最大的區塊鏈網絡;Facebook 提出了 Libra,這一加密資產會讓社交媒體巨頭一夜之間成為全球最大的零售銀行;隨後,中國人民銀行透露,它「幾乎準備好」發行一種用於國際用途的主權數字人民幣,中國領導人敦促全國人民「抓住區塊鏈機遇」,以促進國家創新。

所有這些聽起來像是區塊鏈「全速前進」,而不是「精疲力竭」。

那麽,這是怎麽回事?
 

1.區塊鏈存在公關問題

「區塊鏈」和「加密」這兩個詞仍然會讓人聯想到壞人、罪犯和那些利用新技術來行騙的暴發戶。與此同時,狹隘的內鬥和幼稚的爭吵對整個生態係統造成了不良影響。

但是我們正在見證標準方麵迅速而合法的進展。例如,企業以太坊聯盟(EEA)在今年4月推出了與平台中立的代幣分類倡議(TTI),到11月,來自競爭性區塊鏈平台的 TTI 成員發布了第一個基於代幣的業務模型和網絡共享框架 TTF。

諸如交通運輸區塊鏈聯盟(BiTA)中的區塊鏈之類的協作已在特定行業方麵取得了進展,例如,位置組件的標準和事件跟蹤的框架。這種相互依存將是前進的關鍵。

編者注:TTI 成員開發代幣分類法框架,試圖提供代幣概念的清晰定義和範圍,包括用例、分類法、術語和規範,加速以代幣為動力的區塊鏈未來的到來。

BiTA 成立於2017年8月,全球總部位於美國田納西州。成員主要來自貨運,運輸,物流和附屬行業。在25個國家/地區擁有近500名會員,每年總收入超過1萬億美元。

此外,數字商會等機構也證明了自己對希望實現適當監管平衡的政府至關重要。我們通過強調應用案例,以及在社會層麵對治理、合作與變革的需求來在 BRI 中盡自己的一份力量。

像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專員 Hester Piece、英格蘭銀行行長 Mark Carney、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前任主席 Chris Giancarlo 以及非凡的領導人都成為了倡導者。

2.區塊鏈正迎頭撞上管理社會的法律、法規和結構體係

言論和信息自由受美國憲法保護。

但是,當涉及到資產時,我們所有的法律和政府係統都是為了保持這些資產的封閉性、專用性和權勢性,這也難怪區塊鏈和加密要花很長時間。

我們撞上了經濟和社會運作的許多基本原則。

正如 Giancarlo 在最近的一次采訪中所說:

「由於美國憲法保護言論免受聯邦政府的幹預,因此,20世紀後期通過互聯網對信息進行數字化是在法規規定的「輕型」區域進行。」

相反,由於美國各州和聯邦政府對保護財產權(包括金融服務消費者(銀行,信托公司和其他人)的財產權)的長期確立,21世紀初期的價值數字化正在監管的「繁重」區域進行。

金融服務提供商受到州和聯邦法規的約束已有數十年之久。結果,指導信息數字化的實踐(即「不要征求許可,要征求寬恕」)用於產權數字化對現有法律和監管秩序尤其具有挑釁意味,正如我們在首次代幣融資看到的那樣。」

加拿大數字商會和 BRI 對企業高管和企業家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監管是迄今為止區塊鏈創新企業面臨的最大障礙。

現有法規偏向於在位者而不是破壞者。

區塊鏈給希望保護消費者和市場的監管機構帶來了新的挑戰,但他們對待區塊鏈的僵化態度往往會扼殺創新和增長。

與加拿大數字商務商會和埃森哲加拿大公司一樣,BRI 最近對加拿大區塊鏈生態係統中的企業家、學者、政府、法律和企業參與者進行了全麵的調查,為政府、企業和公民社會提供了對加拿大蓬勃發展的區塊鏈產業的深入分析。

編者注:該報告於10月發布,探討了加拿大區塊鏈生態係統的關鍵就業數據、區域分布,以及區塊鏈公司在加拿大麵臨的一些最緊迫的監管和生態係統挑戰。

結果,像加拿大這樣的主要經濟體繼續存在「公司流失」到更友好的司法管轄區的現象。正如我們在瑞士和新加坡所看到的那樣,第一個為區塊鏈企業創造有利條件的主要司法管轄區將在就業和經濟增長方麵獲得回報。

3.這項技術還不成熟
借用「未來研究所」(Institute forthe Future)已故的 Roy Amara 的話,我們往往高估了一項新技術的短期影響,而低估它的長期影響。為了長期繁榮發展,區塊鏈麵臨著監管以外的實施挑戰和在位者的「主動慣性」。

編者注:Donald Sull 曾在哈佛讀完本碩博,任教於 MIT,曾被評為全球領先的企業管理思想家。他觀察到經理經常陷入困境,因此當出現全新的情況時,他們會恢複為舊的響應。主動慣性是指「管理層傾向於通過加速過去成功的活動來應對最具破壞性的變化」。

互操作性。就像早期的互聯網一樣,私有內部網占據了主導地位,區塊鏈在各個孤島中被隔離。像 Cosmos 和 Polkadot 這樣的項目,或者 Ethereum 和 Hyperledger 之間的合作關係可能會在2020年上半年實現一個可互操作的區塊鏈互聯網。

可擴展性。大多數平台在擴展其解決方案方麵有很多工作要做。Ethereum 是智能合約和應用程序開發的主要平台,仍然每秒隻能處理15筆交易,其伊斯坦布爾升級麵臨許多延誤。隨著用戶編組多個區塊鏈以實現規模,互操作性可以緩解此問題。

編者注:繼年初君士坦丁堡升級後,Ethereum 於12月8日進行了今年第二次升級——伊斯坦布爾升級,本次升級更加偏重協議改進與技術開發層麵,對於開發者影響更大,用戶端的感知力並不強。

可用性。買賣加密資產仍然困難。參與加密貨幣生態係統需要一定程度的驗證,而大多數用戶對這種驗證並不感興趣。複雜的安全流程已經成為應用的障礙。創建對用戶更加友好的流程來安全地購買和存儲加密資產,對整個行業來說仍然是一個關鍵的挑戰—— Microsoft、Overstock 和 Virgin Galactic 是為數不多的幾個可供家庭或企業使用加密資產的地方。

安全性。就像 John Oliver 指出的那樣,使用區塊鏈比傳統計算機係統更安全。但是,黑客仍然可以破壞基於區塊鏈的應用程序、係統和業務。2019年,僅憑一個交易所(QuadrigaCX)及其致命的中心化業務模式,就損失了2.5億美元。

編者注:2018 年 12 月,加拿大數字資產交易所 QuadrigaCX 創始人兼 CEO Gerald Cotten 因病去世,存儲在交易所的加密資產無法提現。後續破產報告指出,Cotton 曾使用客戶資金在其他加密交易所中交易自己的帳戶,似乎從客戶那里偷走了超過2億美元。

數據的權利。互聯網用戶創造了「新石油」——數據——但數字房東抓住了所有的價值。解決辦法不僅是政府保護隱私(如歐盟的《通用數據保護條例》),甚至是慈善的房東允許用戶訪問他們的一些數據。我們相信區塊鏈上的自我主權身份將使我們能夠捕獲和控製自己的數據。雖然有一些很有前途的身份認證框架正在進行中(例如,Sovrin),但與全新的身份認證框架相比,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4.賭注

如果企業和政府領導人不采取行動,後果可能十分嚴重。想想全球數字貨幣的競賽吧,這可能是2020年的一大主題。

首先是傳統的加密網絡,例如比特幣。

其次是像 Facebook 這樣的公司,其他數字企業集團會遠遠落在後麵嗎?

下一個是民族國家,中國將在2020年實施其數字貨幣,作為取代美元成為創紀錄貨幣的一步。這無疑將刺激美聯儲推進數字美元。隨著其他國家的加入,我們可能會看到英格蘭銀行行長設想的“合成霸權貨幣”,即從一籃子其他法定貨幣發展為主導型全球貨幣。

在未來的一年里,中央銀行家、政策製定者和商業領袖——我們所有人——將決定數字經濟的未來會是什麽樣子。西方經濟體有機會擁抱去中心化和價值互聯網,並以此保持它們在全球經濟中的領導地位。但領導人需要一定程度的靈活性和開放性,這是我們尚未看到的。

和所有大膽的事情一樣,未來不是可以預見的,而是可以實現的。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的是,誰來打造這樣的未來將成為2020年人們最關心的問題。
原文來自合作夥伴PANews

立即加入獲得最完整的金融科技資訊、區塊鏈新知、業界實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