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H 與 ETC 變革之年顯卡挖礦如何佈局?聽聽從業者的見解

source: ToughNickel

從網路價值、生態、算力等方面進行分析,讀懂顯卡挖礦新格局。

原文標題:《ETC與ETH的變革之年,顯卡挖礦如何佈局?一文讀懂》
撰文:f2pool

2020 年,「以太系」兩大幣種 ETH 與 ETC 分別處在各自的變革期。以太坊原鏈 ETC 即將經歷第二次減產,ETH 計劃在下半年從 PoW 轉入 PoS,顯卡算力佈局即將進行一輪大調整。

以太坊轉 PoS,主流顯卡算力何去何從?「同根同源」的 ETC 能否接過算力接力棒,領跑 PoW 陣營?算力與價格變動之下,礦工應該如何進行 ETC 與 ETH 挖礦?

日前,魚池直播間邀請了 ETC 亞太區負責人胥康、minerOS 聯合創始人張松青、阿拉丁礦幣研究院負責人 Kevin Zhou,從網路價值、生態、算力等方面進行分析,帶廣大挖礦愛好者探討算力變遷,讀懂 ETC 生態。

減產 20%,進入「時代3」

作為以太坊的原鏈,ETC 的經濟模型參考比特幣設計,其減產邏輯與比特幣類似,而考慮網路功能和安全性等設計要求,ETC 的減產並非減半,而是每 500 萬區塊減少 20%。

ETC 的貨幣政策是協議編程的結果,而不依賴於人的主觀性。這套貨幣政策是機械化的和算法化的,具有上限和趨於飽和的供應曲線,這將使通貨膨脹率呈下降趨勢。

ETH 與ETC 變革之年顯卡挖礦如何佈局? 聽聽從業者的見解

ETC 的區塊獎勵有什麼特點?

ETC 亞太區負責人胥康以 BTC 為比較,指出了 ETC 的特點。ETC 平均出塊時間為 15 秒,創世區塊有 7200 多萬預挖,包含著 1 個 EVM,1 種編程語言和 1 個 gas 系統。

而在區塊獎勵中,一個明顯的特點是存在「叔塊」獎勵。在處理同時發現一個以上的區塊並將其在整個網路中廣播的情況時,比特幣的規則是丟棄較短鏈的區塊並將其命名為「孤塊」,不給予任何獎勵。在 ETC 中,由於以更高的頻率出塊,同時生成多個有效塊的可能性更高,ETC 的規則是同時獎勵穩定的塊,這些塊被稱為「叔塊」。

ETC 的獎勵如何隨著「時代」而變化?

每經歷一次減產,ETC 就進入新的「時代」,每一時代持續約 2.38 年。ETC 已經在 2017 年末進入「時代 2」,並即將進入「時代 3」。

在「時代 1」,單個塊將獲得 5 個 ETC 獎勵,單個叔塊可獲得 4.30375 個 ETC 獎勵和 0.15625 個 ETC 的鼓勵,最多打包 2 個叔塊,因此每次最多可獲得 14.0625 個 ETC;

在「時代 2」,單個塊將獲得 4 個 ETC 獎勵,單個叔塊可獲得 0.125 個 ETC 和同等 ETC 的鼓勵,最多打包 2 個叔塊,因此每次最多可獲得 4.50 個 ETC;

從「時代 3」開始,所有的區塊獎勵將減少 20%。包括叔塊獎勵在內的激勵將獲得相同的折扣。

「時代」更替間,目前處在減半行情的哪個位置?

阿拉丁礦幣研究院負責人 Kevin Zhou 認為,市場目前已按照「減產劇本」走完了減產第一波,進入減產前回調階段。

ETC 這類主流顯卡礦幣仍然會按照減產劇本發展下去,雖然爆發誘因和各個項目的最終發展與以前可能有很大不同,但是主流項目趨勢仍然會按照減產前回調、減產後快速見底、然後開啟長時間慢牛的發展劇本「重演歷史」。

目前,我們處於 ETC 此次減產行情的魚尾,處於整個減產週期發展的魚頭。

 

ETH/ETC,比值看變遷

MinerOS 聯合創始人張松青指出了礦工決策三要素:算力、幣價、收益,並指出,同為 Ethash 算法的 ETH 和 ETC,可以從兩者在價格、算力、收益上的比值,了解挖礦資源在兩個網路發展的關鍵時刻,進行了怎樣的流動。

ETH 與ETC 變革之年顯卡挖礦如何佈局? 聽聽從業者的見解

同算法的 ETC 與 ETH,算力、價格與收益如何變動?

通過數據分析我們可以發現一些特點:

ETC 全網算力與幣價強相關,算力與價格的漲跌同步。幅度上,2019 年末(減產預期開始)到近期,幣價最高漲幅 4 倍,算力最高漲幅 2 倍。

ETC 與 ETH 日產量的變化,也會影響幣價。從歷史數據來看,每次日產量的變化都會對幣價產生一些影響,ETH 日產量降低後,ETH 價格先跌後漲,ETC 反之;而 ETC 日產量降低後,ETC 價格先跌後張,ETH 反之。

減產預期影響算力對比。2019 年末到 1 月中旬,算力差距隨著 ETH/ETC 價格比減小而縮小;其後 ETH 價格拉升,算力差距增大。減產的幣種相對於同算法的其他幣種,市場產生惜售心理,先漲後跌,減半後由於供應減少,幣價逐步恢復。

ETC 與 ETH 算力市場如何實現自我調節?

類似於交易所「搬磚」,礦工在同算法礦幣價格變化過程中,可以實現自我調節。由於 minerOS 等礦工管理系統,NiceHash 算力交易系統和一些機槍池的出現,目前礦工挖 ETH 和 ETC 的短期收益是一樣的。

減產對於礦工的收入影響幾何?

減產 20% 和 50% 相比,對於礦工來說,短期收益變化的風險更小一點。根據 Tokenview 數據,2020 年 3 月 8 日,ETC 的總市值 8.69 億美元,相比 ETH 248.9 億美元還是很少。ETH 日產值 230 萬美元,ETC 日產值 14.2 萬美元,在市場其它條件不變的情況下,ETC 減產 20% 對相關礦工的總體收入影響預估為(-14.2*20%)/(230+14.2 )=-1.1%。

ETH 轉 PoS,算力再分配

ETH 轉 PoS 將如何影響顯卡挖礦格局,ETH 礦工關心算力「何去何從」。目前顯卡市場的全網算力有一半在ETH,ETH2.0 轉入 PoS 共識,礦工勢必會選擇 ETC 或其他項目,這部分的算力將如何變化,ETC 算力將因此發生怎樣的上漲,ETC 與 ETH 之間的算力分配成為礦工關注的焦點。

ETC 承接 ETH 算力?

目前 ETC 市值與 ETH 仍有較大差距,能否從 ETH「接住」足夠多的算力,取決市場表現。雖然價格難以預測,而我們可以試著從現狀、價值、發展潛力層面等著眼未來趨勢。

ETC 亞太區負責人在分析 ETC 減產行情上漲的原因時分析說,供需只是其中一個方面。除了因為固定的貨幣政策和發行上限讓 ETC 代幣成為「硬資產」,機構和主流生態的認可,以及技術上與以太坊互通的進展都推動了價值提升。

MinerOS 聯合創始人張松指出,根據 CoinMarketCap 顯示,ETC 目前在加密貨幣市值排行第 18 位,是市值僅次於 ETH 的顯卡挖礦幣種。ETH 轉 PoS 之後,顯卡礦工很大可能性要來「投奔」ETC。以 ETC 目前的市值來看遠遠不夠承接 ETH 算力,但是相比其他幣種,ETC 承接算力的可能性更高。

阿拉丁礦幣研究院負責人 Kevin Zhou 認為,長期來看,穩定和持續的項目運營和開發對顯卡礦幣市值影響很大,因為目前公鏈生態競爭很大,只有用技術去完成公鏈應用落地才能抓住未來。ETC 價值也有賴於算力增長推動網路安全性的提升,曾經分開的算力再次凝聚在一起,必然會促進社區和開發的新發展。

ETC 的挖礦收益已長期佔據 A 卡礦幣的首位。算力能夠保證礦幣的網路安全性,也能夠說明礦幣的價值,從而促進價格的上漲;而在價格的推動作用下,算力又會自動流向價格更高的礦幣,由此看來算力和價格的增長是相輔相成的。

ETH 的礦工可以選擇什麼策略?

「屯幣」被認為是應對策略之一。「ETC 減產 + ETH2.0」兩個因素疊加,阿拉丁礦幣研究院人 Kevin Zhou 認為,這對顯卡礦工來說是「利空」。項目產出量減少後,在價格不變情況下同等算力的收益會下降。雖然 ETH 轉 PoS 雖然要經歷一個過程,但顯卡礦工最終會不能用礦機挖出 ETH,必須要考慮將算力切換至其他項目。

「ETH 要轉 PoS 了,礦機還能挖嗎,能挖多久?」 許多礦工提出了 ETH 升級 PoS 該如何部署算力的問題。據 ETH 官方媒體透露,ETH 轉 PoS 預計在今年開始進行,目前尚未確定具體時間,在啟動 PoS 後,會經歷長達兩年甚至更久的時間來完成這項重大工程,PoW 與 PoS 兩個區塊鏈將並存一段時間以完成過渡。ETH 的 PoS 鏈啟動後,礦工依然可以用礦機挖礦並獲得收益,PoW 轉換 PoS 的過程相對緩慢,礦工們有足夠的時間做調整部署。

對此,顯卡礦工需要利用好目前的算力資源,多挖出並囤積 ETH 和其他減產代幣。因為1)待 ETH 轉 PoS 之後,只有持有更多的 ETH 參與網路共識,才能獲得更多的代幣收益;2)如果其他減產代幣按照日產出被市場完全承接的模型計算,則在減產後市場會需求同樣產值的代幣流入,抬高代幣價格。

 

長期價值與新的敘事話題

雖然短期來看,整個加密貨幣市場受到衝擊,但長遠來看,網路價值增長,挖礦硬件迭代,仍是推動幣價提升的重要因素。我們可以期待 DeFi 生態、互操作性、以及更多新的敘事話題。

ETC 如何實現一個更強大的社區?

ETC 與 ETH 的兼容將會有更多討論與進展,也是 ETC 生態發展的一個突破點。胥康介紹說,通過 Atlantis、Agharta 和即將到來的 Phoenix 硬分叉升級,ETC 和 ETH 將會完全兼容。ETH 上的 DApp 複製或轉移到 ETC 上來搭建幾乎是 0 成本的,甚至 ETH 上的 DApp 和 ETC 上的應用可以無縫連接、互相通信,真正實現互操作。

很快 ETC 上也會出現大量各種類型的 DApp,包括借貸、交易所、穩定幣等 DeFi 生態。在 ETH 轉為 PoS 後,ETC 可以作為 ETH2.0 的數據可用層,負責安全性的確認工作。這種結合將會更有利於兩個社區的互相融合,達到共同繁榮的結果。

顯卡礦機面臨怎樣的考驗?

Ethash 算法的 ASIC 礦機將會成為一大話題。張松青指出,今年 ETH 和 ETC 的 DAG 文件會相繼超過 4G 而導致 4G 顯卡不能挖礦,相對減產話題,顯卡礦機迭代影響或許更大。

胥康分析說,不久前螞蟻 E3 停挖了 ETH 和 ETC,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 4G 的 DAG 限制,另外Ethash 與比特幣挖礦算法差異很大,比特幣礦機大廠難免水土不服。除了 E3 以外,已經公佈的 Ethash 礦機還有芯動的 A10,如凜炙等其他一些廠商也在躍躍欲試,相信今年會有不少 Ethash 的 ASIC 礦機露出水面。

今年,新的敘事話題將隨著網路協議的發展和市場的變化而出現,金融衍生品、DeFi 網路安全性,也將與減產話題一起,帶來行業更多的探討。

本文經鏈聞同意授權轉載,文章來源:鏈聞 ChainNews(ID:chainnewscom)

 

衍伸閱讀


立即加入 Telegram 獲得最精準的區塊鏈新知、加密貨幣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