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source: Popbee

如果對藝術進行編程,會變成什麼樣?藝術品的外觀可以隨著時間變化,可以對其擁有者的操作做出反饋。

原文標題:《1000年也看不完:一幅賣出16萬的加密藝術品》
撰文:DR小伙伴

近年來,區塊鏈與藝術不斷碰撞出新的火花,一個新型的小眾圈層——加密藝術圈應運而生。借助區塊鏈/NFT的特性,加密藝術開始在加密世界肆意生長,也開始在傳統藝術領域產生影響力。這兩天,加密藝術平台AsyncArt舉行了一場加密藝術品拍賣。Vincent也強勢參與了此次競拍,並以88ETH的價格敗北。這幅畫並不是一幅簡簡單單的靜態圖片,而是由若干個圖層組成、擁有者可以改變的「可編程藝術品」。在本文中,我們將帶大家了解AsyncArt平台以及特有NFT的技術實現機制,相信圍觀此次拍賣後,大家對整個加密藝術品市場也能有新的認識。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Async.Art 平台

該平台由CryptoArt圈內開發者Conlan創建,他同時也是一名以太坊/ Cryptovoxels愛好者。在藝術圈,Conlan團隊絕對是說得上話的,其中一位團隊成員n0shot曾是Apple的藝術總監。

「如果對藝術進行編程,會變成什麼樣?」為了回答這個問題,AsyncArt誕生了,這個項目本就是一場藝術實驗。將藝術品Token化並交易並不是一個新鮮話題,但如果藝術品的外觀可以隨著時間變化,可以對其擁有者的操作做出反饋,甚至可以從外界獲取數據,那將會是怎樣的一種體驗?AsyncArt選擇用最有意思的方式給出答案。

兩個概念:Master 和Layer

AsyncArt把藝術品分拆成Master (主畫布)和Layer (圖層)兩個概念。Master是作品的主體體現形式,一個Master由多層Layers來構成。

Master除了指整個作品,它還包擴儲存在ipfs上的一個配置文件,主要記錄了其包含Layer的圖片和Layer在Master中的位置等信息。

Layer是具體的、可見的作品圖層,也被儲存在ipfs上。Layer有多個參數:藝術家、擁有者、所屬的Master、以及Layer參數。Layer參數會由藝術家預先設置好,如調整顏色、旋轉甚至是作品內容等。

舉個例子,第一幅被拍賣的作品是「First Supper」(最初的晚餐),它包含了人物、家具、背景、裝飾品等總共22個Layers(圖層)。如下圖: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而這些Layers通過Master的配置信息組成了下圖。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那麼有意思的點來了:

獨立的所有權

Master和其包含的Layers的所有權都是獨立的,Master和Layers在以太坊區塊鏈上分別被Token化,都是獨立的NFT,也就是說First Supper這幅畫,共有1個Master NFT和22個不同的L​​ayer NFT。

可編程藝術(Programmable Art)

重點來了,Layer的擁有者有一項權利,就是能夠改變Layer的設定和顯示的方式。這麼說,我是不是自己可以隨便改動圖片?並不是,按照目前AsyncArt的設定,創作Layer的藝術家要預先設定好Layer可改變的方式和具體參數,也就是說Layer擁有者目前只能在有限的選擇中進行更改,並不能為所欲為。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上圖中展示了兩個Layer分別可以改變的內容,其中Wallpaper可以改變Texture(紋理),Stat(u)es of Liberty可以改變State、Feet、Arm Rotation這三個參數。

Master會隨著各個Layer的變化而變化,但是Master的擁有者並不能決定這幅畫如何變化,很可能一覺醒來整幅畫都變了模樣。根據我們的粗略估計,大部分Layer都至少有3種樣式,總共22個Layer來組合,那麼Master至少有3的22次方,即至少313億種不同的展現形式!!!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DappReview的小伙伴在一個小時裡,就觀測到Master的四次變化(上圖),歡迎大家一起來找茬,看看究竟哪裡發生了變化。是不是很神奇?具體的實現方式我們在下面的章節中慢慢展開。

對於收藏者來說

如果你喜歡某個藝術家併購買了他的一幅Layer後,你就可以通過這個藝術家賦予Layer的參數來修改Layer的樣子,所有修改結果都會反映在Master上。對於Master的收藏者,你不但擁有這張畫整體的所有權,同時各個Layers的擁有者和藝術家都在為你「打工」,創造著無數張不同的畫。

對於藝術家

藝術家可以設計藝術品中或大或小的參數,這個參數可以由Layer的擁有者輸入或者改變。這是一種簡單的可編程藝術(Programmable Art),藝術家可以盡情地發揮想像力。

查看AsyncArt 信息和數據

 

下面來聊聊First Supper的拍賣

First Supper是該平台第一幅被拍賣的Master作品,也是一幅很有「背景」的加密藝術作品,它是目前唯一一幅由多位藝術家一起協作完成的作品,其中總計13位藝術家創作了22個Layer,構成這幅First Supper,頗有意味地致敬《最後的晚餐》。這13位藝術家大多是目前加密藝術這個新興圈子內活躍的KOL,給該作品帶來了不少背書。隨便拉出幾位講一講:

Josie小姐姐

Josie曾經是一位金融行業從業者,2017初年開始對加密藝術感興趣,她將創作的第一幅加密藝術作品當做禮物送給男朋友,後者將它發在了Reddit上獲得了巨大的關注量,Josie在此看到了機會,從此開啟了加密藝術的創作生涯。Josie的作品多以美女+區塊鏈元素為主,她在自己的網站上出售NFT藝術品和周邊產品,價格在200美元左右。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右邊這位便是Josie 小姐姐

XCOPY

XCOPY是一位來自倫敦的加密藝術家,他是個發Tweet狂人,圈內所有動態幾乎都可以在他的Twitter 上看到。他的作品主要是骷髏主題的動態圖畫,在SuperRare上的四幅作品平均價超過1500美元。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ALOTTAMONEY

ALOTTAMONEY在Twitter上擁有1.6萬粉絲,而且是加密藝術圈的玩梗大王,他的作品會拿幣圈各種大佬開玩笑,其藝術品價格一般在200美元以上。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First Supper拍賣開始於UTC時間2月27日凌晨,28號晚上結束,最後階段,每有一位競拍者出價,倒計時自動延長五分鐘。在幾位競拍者將價格提至55.55ETH之後,只剩下Vincent和MetaKovan兩位競拍者繼續出價,價格迅速來到了Vincent出價的88ETH。MetaKovan人狠話不多,直接加碼到103.4ETH,此後Vincent再未出價,MetaKovan了結了這場漫長的拉鋸戰,贏得了此次競拍。MetaKovan後來在Discord群裡說,他當時特意去看了Vincent錢包,發現只有99 ETH,考慮自己的幸運數字是34,所以乾脆直接出價到103.4ETH的價格。最終該作品以103.4 ETH (時價約16萬人民幣)被MetaKovan拍中。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值得一提的是,本來MetaKovan帳戶只有不到50的ETH,在與Vincent競價期間他被迫相繼從Kraken交易所轉入了總共110多個ETH才贏得了最終的競拍,看來他在之前也並未預料到競拍會如此瘋狂。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Layer拍賣

在Master拍賣結束後兩天,First Supper的各個Layer競拍也來到了最後階段,其中的20個Layers合計拍賣了264.7ETH,這已經是Master成交價格的2.56倍了,下圖是各個Layer的競拍價格走勢(有2個Layer還未開始競拍)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其中多里安·中本形象的Decentral Eyes以77 ETH的交易價成為最貴的Layer。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Vincent也參與了多個Layer的競拍,最終以14.8 ETH的價格拍下了Eternal Anger這個Layer。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該Layer一共有三種可以改變的狀態: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深挖AsyncArt

我們對AsyncArt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決定深挖一下它的具體實現機制,看看Layer的改變是如何影響Master的。DappReview小伙伴將自己對整個過程的理解梳理成了一張流程圖: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Layer 層修改參數*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這一步是由Layer的擁有者發起一筆交易,調用智能合約中的函數useControlToken來修改記錄在AsyncArt主合約中該Layer NFT的參數。上圖是Vincent在AsyncArt頁面更新其拍下的Layer狀態至State2.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在對應的交易Event log裡,可以看到tokenid為21的Layer(即上述中Eternal Anger)更新了leverIds,從此前的0更新成2。

渲染器獲取Layer參數和Master配置

Master圖片由Layer組成,一旦有任何的Layer進行更新,那麼對應的Master都應該進行改變,其改變的方式是通過一個渲染器(Renderer)完成。渲染器在生成Master時需要知道兩部分信息:一個是Layer的最新參數,這個只需要從合約中獲得即可,智能合約中記錄了每一個Layer當前的參數設定。另一個是Master的配置文件,即每一個Layer應該放在什麼位置,不同Layer的參數應該如何渲染。,這個配置文件則存儲在IPFS上。例如,First Supper的配置信息儲存位置是-
https://ipfs.io/ipfs/Qmaje8byBxmFTHDjCvDYLy1NPZkUX1Etx1agDw5HxNqtef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渲染器生成Master圖片

目前AsyncArt的操作方式是實時監控合約中Layer信息改變,然後實時調用渲染器生成最新的Master圖片。那麼問題來了,這個監控是否只能是中心化的監控,最終的生成的Master圖片只能由AsyncArt來提供?DappReview小伙伴一開始也有同樣的疑問。
實際上並不是,AsyncArt開源了這個渲染器(Renderer)

AsyncArt 可編程藝術實驗:一幅賣出16 萬、313 億展現方式的加密藝術品

任何人都可以用這個渲染器,獲取到合約內Layer參數和ipfs上的Master配置,生成最新的Master圖片,這個過程並不依賴於AsyncArt團隊本身。可以理解為,生成Master圖片的「原材料」、「配方」、「工具」全部是開放、去中心化的,任何人用它們都能還原出一模一樣的Master圖片。

總結

加密藝術圈現在還很小眾,相關DApp和社區都不多,還只是少數人的遊戲。但AsyncArt平台的全新嘗試讓我們看到了區塊鏈+藝術的有趣創新點。此前,每當我們討論NFT藝術品,大多都是圍繞區塊鏈賦予的確權特性和唯一性。「可編程的藝術」,雖然目前只是簡單的預設參數,但在我們看來,這算是該概念的最小可行產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智能合約存儲參數,ipfs存儲圖層,用開源的渲染器生成圖片,有限的Layer組合出313多億種Master的形態,這樣一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悄悄變化的藝術品,是不是很有意思?

畢竟,假如每一秒Layer 就變化一次,要不重複的遍歷313 多億張Master 圖片形態,大約需要近1000 年。

本文經鏈聞同意授權轉載,文章來源:鏈聞 ChainNews(ID:chainnewscom)


立即加入 Telegram 獲得最精準的區塊鏈新知、加密貨幣動態!